Wendy' s

想念你的风景,是最美丽的歌。

河边的新家

在飞机上看Love, Simon看得热泪盈眶。因为旁边有人不得不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

这个电影美好得几乎不现实,美好得让人觉得,实在应该多一点这样的电影。

爱就是能让人瞬间热泪盈眶的这样一种神奇存在啊。无论是哪一种爱。单方面的或是两情相悦的,一见钟情的或是日久生情的。激动的、绝望的、无奈的、隐忍的。无论是哪一种,都很美。都值得被歌颂。

于是我想起D在生日那天跟我说的那些话——在感情里谁也做不了永远的赢家,每个人都注定会伤害别人或者被伤害,不是吗?不过我终于想明白很多事,为什么大二那年他发过来那样的长篇大论跟我道歉,为什么说“那是我人生中干过的最傻逼的事里的前三名,”为什么去年在朋友圈分享...

纪念2017

按照惯例应该是17年底写这篇日志的,一直拖着没有写,一拖居然就拖到了二月。我一直以为是因为这些天来我丧失了表达的能力和欲望,就像失去了早上起床的欲望一样。

直至今日我终于想明白了,我一直拖着不写这篇日志,其实是因为我不想与2017告别。

2017是我最好的一年。虽然它有一个不那么完美的结局,可这个坏的结局并不能改变它是我目前仅有的二十一年人生中最好的一年的这个事实。

这一年去了很多城市。最难忘的当然是在纽约实习的那三个月。在最想去的公司工作,和旧友相聚,去近距离看了偶像的演唱会,并且遇到了一段浪漫而热烈的感情。


我曾经向一个人描述过一种我总是会有的很奇怪的感觉:在那些极度愉悦的时刻...

2018书单

1.  《死在这里也不错》马家辉

2.  《赴宴之前》毛姆

3.  《瓦尔登湖》梭罗

4.  《风格何以永存》刘阅微

5.  《时尚经济漫谈》向勇 唐金楠

6.  《Crazy Rich Asians》Kevin Kwan

7.  《月亮和六便士》毛姆

8.  《时尚衣橱》蒂姆•冈恩

9.  《我的阿勒泰》李娟

10.《中国女性的感情与...

海雾

果然还是很难做到每周写一篇日志啊。其实倒也不是有多忙,只是更多的时候被我用来虚度时光了。确实应该多写字的,毕竟写东西对于我来说真的有神奇的魔力,即使只是毫无意义地乱写,也会在这过程中获得难以形容的满足感。读书和写字大概可以成为人生中持续很久的爱好。

上上周考试作业都多周末一直在复习,上周末在多伦多度过。

周四下午下了课晚上飞往多伦多,周日晚上从多伦多机场飞回芝加哥。三天的时间像做了一场梦。

如K之前所说,多伦多的确是个不怎么热闹的城市。除了多大校园附近密集的学生,其他地方连周末都很冷清。即使是市中心,晚上八九点大街上也已经没什么人了。难以想象K从高中到现在一直都生活在这个城市。

K从我...

满月

一直以为今年的中秋节又没机会过了,没想到周二的时候收到儿子在这边上学的阿姨的微信,问我要不要周三晚上去她家里吃饭一起过中秋节。

我说好啊。于是周三晚上去她家吃饭,吃完饭桌子上的两个今年申请的美高的男孩子去写作业,其他几个大人留下来喝酒聊天。我被当作了大人之一。喝了很多红酒居然也完全没醉,连同桌的叔叔阿姨都夸我酒量好。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年来喝酒的机会比以前多了,还是因为胆子变大了不再害怕自己喝醉,因而身体都发生了这样奇妙的变化。从前真的是喝几口啤酒就能满脸通红的体质。

席间有人问我今年底提前毕业的话,明年五月还要不要回来参加毕业典礼。

我说应该不参加了吧。

所有人就都很疑惑地问我为什么,我...

长路

人越老越爱听歌了。

从前不爱听歌,不明白为什么朋友总是喜欢放点歌哼点歌,总觉得安静一点好。

现在年纪越来越大,大概是不安全感导致经常无法忍受一丁点的沉默与寂静。

空白凝滞空气总需被音乐填满。

最近很喜欢的歌是Lana Del Rey的Diet Mountain Dew。旋律和歌词都勾人。那个低沉空灵仿佛葬礼主题曲的女声唱,Diet mountain dew, baby, New York City, never was there ever a girl so pretty. 

Do you think we'll be in love forever? Do you think...

主人公意识

有时候我会觉得很能理解为什么有些朋友说觉得穿什么衣服对自己很重要。

其实我也是。

有时我在家一个人待着消磨时间的时候很喜欢穿得稍微“隆重”一点。

比如昨天下午在北京的家里看书,穿了那条红色渐变长裙。照理说在家里应该穿得舒适而随意,我却喜欢在没人看见的时候穿得稍微不那么随便一点,好像小时候父母出门不在家,才能悄悄打扮自己的那种隐秘而嚣张的快感。

看书或者做其他事,不经意的时候望向镜子中的自己一眼。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看书看久了,看到正在看的小说里,Madeline问Jane要喝咖啡还是茶,突然很想给自己泡杯茶喝。于是提着有点长的裙摆噔噔噔地跑上楼梯,去楼上的房间衣柜里拿一盒爸爸之前在我...

纽约纽约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克服这种一感觉到孤单就想找人说话的毛病。就仿佛第一周的周末,本来计划好了去博物馆完了回来看书,结果还是把整晚都浪费在了综艺上。

来纽约居然已经三周了。

到的那天是F来机场接的我,到了住的地方check in,当时觉得房间有点小,现在竟然也觉得刚刚好了。毕竟纽约这种地方寸土寸金。当时是春假刚开始,西北的几个同学也来纽约玩,我一放下东西就到她们住的酒店一起在纽约玩了两天。去了法拉盛吃火锅按摩看电影,每天睡到中午十二点。临别的那天晚上,有人刚刚脱离母胎单身去了夏威夷找男朋友,我们剩下的三个人卧谈会,聊到三四点越聊越睡不着。第二天早上子叶和CU要去机场,我在酒店门口跟子叶拥抱,想着...

© Wendy' s | Powered by LOFTER